孤芳非自賞,只是靜候那誰懂得欣賞 ——訪「方口寸JOC Square」創作總監及顧問張國偉先生


在人流熙攘的旅遊旺區,有一座僅有黑白二色的建築隱藏在這些淡黃淡綠的葡韻建築之中;那些黑白的色彩組合成一個個方框,隱約可以從中領會到一種藝術的態度。那些從一旁路過的人,都可以輕易地透過透明玻璃把目光探去……似乎有「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」的超然。

方口寸JOC Square位於氹仔告利雅施利華街,集合了文創精品、手信禮品和一些頗有特色的文化產物展覽。與其說是販賣文創產品,倒不如說它「售賣的是文化,分享的是精神」——畢竟文創二字已被說得氾濫,那些沒有靈魂的手信名物,或許加了些澳門元素也能與文創套上關係。但是在這裡你所看到的,極為不同的是沒有那些普通且氾濫於市場的手信名物,在這裡,你能看到:一邊是自家品牌Batata手工曲奇和T-shirt,另一邊是代表著一種「精神」的匙扣。創作總監及顧問張國偉的作品則用酸枝畫框裝裱著,整齊地排在樓梯轉角處,中西合璧的美態靜靜在這一角綻放;他從各地搜羅回來的收藏品,無論是那幾十年的打字機,抑或是幾千年的製墨模具,都安然地被安置在每一個適合的角落……每一物、每一品牌,都有著他的故事——一個代表背後精神與靈魂的故事。

張國偉(Joaquim),相信這個名字在澳門文化藝術界中很多人都知道。他曾獲得過多個國際知名獎項,是德國紅點獎等獎項的常客。他的作品曾展於歐美最重要的國際海報雙年展中,更被芬蘭、法國、德國、香港、日本、瑞士、美國等地十多間博物館收藏……這些簡介在方口寸的角落里店鋪簡介上就有。


 
對於藝術,「我」便是那個Batata
「澳門太細了,太多東西變得太容易得到……讓人固步自封。」Joaquim說。Batata薯仔曲奇便是在這樣的感概中出現。Batata是Joaquim在葡萄牙求學時聽回來的,那些為了所追求的理想,純粹地付出一切,即便被他人認為是愚蠢卻依然堅持的人,便被稱作「Batata」。 Joaquim介紹,他在葡萄牙的時候很喜歡吃薯仔,而「曲奇」在他的人生中是一個尚未涉獵的範疇,於是「手工曲奇」便成為了他的突破任務之一。一開始他以薯仔作為主要材料,後來發現因薯仔磨成薯蓉並不能很好地和麵粉結合,因而尋找純度較高的薯粉代替……

解決了材料問題,他又開始煩惱製作曲奇的模樣:鋼製模具不能將圖案細節很好地呈現,於是又嘗試以3D打印製作模具……這樣輾轉了一年多,Batata薯仔曲奇才以現在的樣子面世。作為澳門文化藝術界的前輩,或許Joaquim可以享受著這些榮耀和後輩的尊敬安逸地過每一天,而不需要為薯仔怎樣可以和麵粉完美結合,牛油與麵粉的比例怎樣才最好而煩惱了一年之多。或許藝術的最高境界,便是突破每一階段的自己。對於藝術,他甘願作那個「Batata」——為藝術追求純粹付出的Batata。
 
「方口寸」——踏實腳下每一步而行
僅有黑白兩色,如此西式現代的建築,卻有著「方口寸」這個獨有韻味的中文名字,詮釋著中西結合的藝術玩味:「其實是取我的英文名字和姓的首字母,即”J”和”C”,”J”即是”C”,”C”即是”J”,加起來便是一個『口』。」

Joaquim 解釋:「無論是藝術也好,經營生意也好,我們都希望從自己腳下的這一『方吋』做好。處理好核心,維持核心的高質素,外在的包裝也掩蓋不了好的種子;反之,只懂著眼外在包裝,不斷膨脹卻忽略內在本質,總有一天會從內崩壞。」所以,眼前這個「極度完美主義者」,會不計成本為Batata手工曲奇使用最好的金桶牛油;為讓明信片更有質感,堅持使用日本花紋厚銅版紙,更不惜遠道邀請台灣凹凸印刷老師傅製作這些明信片……細緻到店內每一方,每一寸都經過精心考量:枱上都舊式iMac是白色的方,枱上黑色的荷蘭製電話是黑色的方;櫃枱的每一邊,高椅的每一棟都是3cm的黑色鐵通所組成的方形,連頭頂射燈的光影也是組合的方形…… 或許,牆上掛著的對中國書法理解的「精神Spirit」海報,便是這種執著與精神的最好解釋:「好的書法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練成,而是年年月月與毛筆分不開的成果。」,別人眼中的書法,看的是力道,看的是筆觸這些外在的呈現;Joaquim眼中的書法,感受的是內在,人與筆的結合,努力與執著才成就好書法。


 
每日都會有不少遊客進來參觀,Joaquim為每一個進來的人介紹著店內的這些、那些,重複一次又一次;有兩位內地遊客拿起櫥窗旁的明信片,輕輕說了一句「這是很貴的480gsm銅版紙」,Joaquim 仿佛遇上知音般,眉飛色舞地分享每一物的故事和意義,以肢體語言補充著他並不靈光的國語。原來,當藝術家的執著與堅持遇到了懂得欣賞的人,面上流露出的滿足,足以感染整一個空間。方口寸JOC Square的孤芳並非自賞,他在等待著你們的欣賞。